天意文学 > 许凌传 > 16、拾柴遇蛇

16、拾柴遇蛇


  小衫忽然跑来,略显急促地说道:“少爷,没柴烧了。”
  未等许凌有所反应,玉瑾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去哪里拾柴火吧,走,我带你去。”说完直接拉着许凌就走。
  玉瑾脚程很快,许凌被拉得一个趔趄,被迫跟着她跑,边跑边喊:“你慢点。”
  玉瑾这才想起许凌不会轻功,于是放慢了脚步,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忘了你不会轻功。”想了想又道,“你想体验用轻功赶路的感受吗?”
  见许凌疑惑,玉瑾直接传了一道内劲给许凌,说道:“提气。”
  许凌直觉与玉瑾交握的掌中传来一股热流,经筋脉迅速蔓延至全身,不自觉就照玉瑾说得去提气。
  许凌只觉得身体忽然就变得轻盈起来,玉瑾拉着他在林中飞掠,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这就是轻功吗?
  小衫见少爷突然就被人拖走了,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俩人已经出了竹苑。
  “少爷。”小衫追到竹苑门口就不敢再走出去了,竹苑外设有阵法,他这不通阵法的人一旦陷入其中也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只能冲着两人快速远去的背影叫喊一声,然而许凌头也没回一个,想想玉瑾也没什么恶意,小衫就回竹苑里了,柴没有了,他可以先去把菜洗干净切好。
  行进间,玉瑾不忘回头笑问许凌:“感觉如何?”
  许凌如实回答:“畅快。”说完又补充一句,“我喜欢这种感觉。”
  玉瑾说:“你若想学我可以教你,以你现在这个年龄开始学轻功的话,虽难以达到一流水准,但是一般的飞檐走壁还是可以做到的。”
  许凌很是惊喜:“你当真愿意教我?”
  玉瑾道:“这还有假,不如就乘现在我输入你体内的内力未散,先教你呼吸吐纳之法,你记好了:凝神,引气入体,气沉丹田,运行周身……”
  玉瑾说完,见许凌已经开始按照功法运气,想不到许凌这么快就进入状态,玉瑾惊奇之余悄然松开了拉着许凌的手,此时二人身体还在空中,没有玉瑾的拉持,许凌的身体依然安然无恙的停于半空之中。
  许凌沉浸于玉瑾所授功法,一时没有察觉到玉瑾已然松手,等发觉已经是两个呼吸之后,许凌一惊,气息顿时紊乱。
  “啊!”一声惊呼,许凌身体随之掉落,玉瑾不察竟没拉住他,好在两人之前所处的位置并不算高,许凌落地后除了首先着地的屁股生疼外并无大碍。
  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许凌一把撤住玉瑾的衣袖,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我刚刚是不是自己停在空中了?”
  玉瑾也替许凌高兴:“是啊,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掌握了功法的要领。这样看来不用多久你的轻功就会有小成。”
  许凌谦虚道:“那也是师傅教的好。”
  想到许凌是自己的徒弟,玉瑾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而这得意之色在她的小脸上尽数显露,只见她昂着头挺着胸,眉眼弯弯,两片殷红唇瓣怎么也合不上,露出整齐的糯米牙。
  玉瑾得意洋洋的小模样可爱的紧,许凌看了即感动又好笑,加之内心确实高兴,也就和玉瑾一起开怀大笑。
  过了好一会,两人笑够了,玉瑾手指着前面的树林说:“就在这里捡柴,这片林子深处有不知名的危险,所以一定不要深入其中,而且光林子外围的干柴也足够我们捡回去用了。走吧,我和你一起捡。”
  地上的枯枝随处可见,许凌不一会就捡了一堆,他又找来两根较粗的滕蔓将摆放整齐的枯枝捆扎好,这些事情他以前从未做过,现在做起来虽显生疏却不笨拙,每一个步骤都瑾然有序。
  忽然,只听玉瑾一声惊呼:“许凌,别动!”
  许凌的身体如同被施了定身咒,僵直不动了,只见站在他面前的玉瑾俯身捡起一片落叶,起身时两指夹着那片落叶突然朝他射来,许凌惊恐得瞪大双眼却依然没动,加持了内力的树叶从许凌耳畔一掠而过,削断他两根青丝的同时带着刚垂落到许凌耳边的蛇头一起钉在身后的树干上。
  玉瑾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道:“好险。”
  许凌生硬地转头只见身后的树干上有一条碧绿的蛇,蛇头被一片树叶钉住不得动弹,蛇身还在痛苦又不甘地挣扎蠕动,如果感觉没错,这条蛇刚才几乎快贴到他耳朵了。
  许凌咽了咽唾沫,玉瑾走过来,说道:“这是绿意蛇,剧毒无比,人被它咬一口顷刻就会毙命。”
  想到自己差点丧命,许凌后怕不已,当下就对玉瑾道:“救命之恩无以回报,日后但有所求,必不推迟。”
  玉瑾立刻顺杆爬,乐呵呵道:“这可是你说的,日后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都有求必应?”
  许凌咬了咬唇,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让他做违背良心的事,又想玉瑾单纯善良应该不会提过份的要求,既如此自己又何必再矫情地提条件,于是就干脆利落的点头:“嗯。”
  得到肯定的答复,玉瑾笑得愈发开心,利落地将已经死透了的绿意蛇从树干上取下来,交给许凌说道:“绿意蛇藏于林间很难被发现更难捕捉,池风叔叔的新药还缺一味绿意蛇的蛇毒,他已经找了很久了,想不到竟让我们给碰到了,你把它交给池叔叔就可以换得他一个人情,再找他办事就容易多了。”
  许凌不解:“可是这蛇明明是你杀死的啊!”
  玉瑾无所谓道:“池风叔叔可疼我了,我若有事,直接找他就是,哪里需要什么人情交换,但你就难说了,毕竟你们现在还不熟。”
  玉瑾这么说,许凌也就不客气了:“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
  玉瑾拍了拍许凌的肩膀,明明身高年龄都不及许凌,却摆出一幅老大的架势:“客气啥,以后都是自己人了,跟着我绝不会亏待了你。”
  许凌笑,玉瑾人虽小却当真有做人老大的气量,难怪能收服忠义村的一众少年,连他都不得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