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千般娇软 > 第 7 章
“你说霍总这是什么意思?陪着虞懿玩过家家?”吴助理对张助理道,“霍总本来就日理万机,现在好了,虞家大小姐任性自私,不知道又要耽搁霍总多少时间。”
  
  张助理道:“这个么……霍总自愿的,他如果不愿意,就算沐总拿着刀逼他,他也不可能答应啊。”
  
  虞懿的母亲沐莲是个强势又□□的女人,她却格外宠女儿,把虞懿给宠得无法无天,以至于虞懿做出逃婚这样的蠢事。
  
  吴助理道:“虞家仗势欺人惯了,沐总这样的性情,虞小姐也是这样的性情,将来不知道会怎么刁难咱们这些跟在霍总身边的呢。”
  
  张助理笑了笑:“霍总的私事,咱们还是不要谈了。”
  
  张助理对虞懿的印象不错,虞懿看起来是很乖巧的一个小姑娘,眼睛干净澄澈,似乎过分单纯。
  
  并不像吴助理说的那般。
  
  酒店里,霍弦也在和虞夫人交谈。
  
  沐莲的面色看起来并不算好。沐莲也知道虞懿没用,虞懿一味任性下去也不是沐莲想看到的。沐莲和虞懿的父亲现在还年轻,有很多的时间为虞懿铺路,霍弦这个丈夫,其实是沐莲考虑范围之内最合适的。
  
  她从小就纵着虞懿,倒是把虞懿纵成了如今这样。
  
  沐莲道:“她九月份就要开学了,尽量九月之前把她给劝回去。实在劝不回去,把她给捆回去也行。”
  
  霍弦勾了勾唇:“虞夫人,孩子不是这样教育的。在她小的时候没有好好引导,长大了使用手段强行逼迫,是带不回正轨的。”
  
  沐莲冷笑一声:“我是教女无方,可是,霍弦,你也要好好反思,为什么她听说和你结婚就要逃跑。你不喜欢我女儿,认为她被我惯坏了,同样的,她对你也不算多喜欢。这次联姻为两家考虑,如果你想要合作长久,最好对懿懿客气一点。如果你用对待下属或竞争对手的手段去对待她,也别怪我不客气。”
  
  两个人不欢而散。
  
  ……
  
  虞懿晚上收到了霍弦的微信:“在不在?”
  
  她本来就要睡了,因为霍弦的这个短信,瞬间雀跃了起来:“在在在!你还没有睡呀?”
  
  “在酒吧工作,要工作到很晚了。”虞懿隔了好几分钟才收到了霍弦的信息,“明天晚上请你吃饭,你有没有空?”
  
  虞懿很快回复他:“有空的!”
  
  “好,到时候告诉你时间和地点。”
  
  虞懿本来就困了,现在却睡不着觉,她回想着霍弦。
  
  霍弦干净修长的手指,俊朗温润的面容,挺拔清瘦的身姿。
  
  她想着想着,心里莫名就冒了彩虹泡泡。
  
  最后实在太困了,虞懿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傍晚,虞懿在阿静这边忙完,回到了住处,她挑选了一件裙子穿上,乘地铁去了霍弦约她的餐厅。
  
  餐厅的地理位置很好,在商场很显眼的位置,霍弦坐在落地窗边,商场逛街的女孩子看到霍弦都忍不住驻足多看两眼。
  
  虞懿进了餐厅,坐在了霍弦的面前:“魏先生。”
  
  霍弦笑了笑:“叫我魏显就行了。”
  
  他把菜单给了虞懿:“你来点菜。”
  
  虞懿看了看价格,商场装修得十分高级,菜品价格却很便宜,两个人点三四道菜应该要花三百多,她点了两道价格低的。
  
  霍弦又点了一瓶青梅酒。
  
  青梅酒的度数很低,喝起来也很可口,虞懿的酒量其实挺大的,不知道为什么,喝了霍弦给她点的酒,她有点晕晕乎乎的。
  
  可能霍弦长得太好看了,美色醉人。
  
  虞懿脑海里的想法乱七八糟的,她目不转睛的看向霍弦:“你晚上还要去上班吗?”
  
  霍弦点了点头:“再过一个小时就过去。”
  
  虞懿只恨自己现在没有足够多的钱,如果她有钱,就能包霍弦一晚上,让他一直陪着自己吃饭了。
  
  她面颊绯红,因为喝酒多了,眼角也泛着淡淡的红意。她的长发扎了起来,露出一截修长玉颈,连衣裙是无袖的,米白色,很衬她的肌肤。
  
  虞懿道:“这个酒好喝,你怎么不喝?”
  
  她给霍弦也倒了一杯,霍弦握住虞懿的手腕:“小鱼,你是不是醉了?”
  
  “我没有醉。”
  
  霍弦轻笑一声:“青梅酒的度数还没有啤酒度数高,你喝了两杯就醉了,看来你酒量不好,以后还是不要去酒吧了。”
  
  他的声音低沉且温柔,撩得人心底酥酥麻麻。
  
  虞懿喜欢霍弦的声音,他的声音就像大提琴,优雅深沉。
  
  她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有醉,我酒量很好,喝白酒加威士忌都没事。”
  
  霍弦把酒挪到了一边:“来吃菜,我给你剥虾。”
  
  他戴上手套,将虾剥好放在了虞懿的盘中,虞懿便低着头吃虾。
  
  菜的味道都有点重,这家店里饮料酒水都要钱,虞懿不好意思再点饮料,又喝了两杯酒。
  
  用餐结束的时候,虞懿头脑都有些晕乎乎的。
  
  她把青梅酒拿了过来,酒精度9%,她喝五十度以上的烈酒都没事,今天这是怎么了?
  
  霍弦买了单,两个人花了四百块钱。
  
  虞懿揉了揉额头:“你去上班吧。我等下坐地铁回去。”
  
  霍弦道:“你喝太多酒,已经醉了,我送你回去。”
  
  来回就要一个多小时,肯定会耽搁霍弦上班,虞懿也有些不好意思,刚刚她不该贪杯的,可能长时间没有喝酒,酒量又倒回去了。
  
  她坚持道:“我没有醉,我让我朋友阿静来接我。”
  
  霍弦把虞懿扶了起来:“你先去我的住处休息,我去上班,明天早上你再回去,可不可以?”
  
  虞懿被霍弦有力的手臂搂住,她脸颊更红了:“好……好吧……”
  
  霍弦的住处距离这边不远,她带着虞懿离开了。
  
  等两人离开,餐厅经理终于松了口气。
  
  这家餐厅也是霍家的,是比较高档的餐厅,人均消费一千多。
  
  张助理也松了口气:“你们继续忙。”——自家总裁真是个牛人,灌了小姑娘半瓶烈酒,自己还能面不改色毫不愧疚。
  
  虞懿出了商场就站不住了,霍弦把她抱了起来,带到租的那个小破房子里,虞懿已经睡熟过去了。
  
  她脸颊绯红,霍弦捏了捏她的脸,小姑娘出门居然还化妆,捏了他一手的粉。他拿了热毛巾给虞懿擦干净。
  
  肌肤细腻无暇,唇瓣嫣红饱满。
  
  他霍弦的未婚妻。
  
  虽然蠢了点,冲动了点,也没有什么大毛病。
  
  ————
  
  虞懿第二天醒来时,头疼欲裂。
  
  她费劲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男人的衬衫。她似乎靠在男人的怀里。
  
  虞懿被吓了一跳,赶紧坐了起来。
  
  她身上穿着完整,霍弦身上也衣着完整,两人不像发生了什么。
  
  霍弦也醒了。
  
  他一双墨色眸子看向虞懿:“小鱼,你醒了。”
  
  虞懿愣了一下:“我……”
  
  霍弦道:“凌晨我下班回来,看你脸颊发红,想摸摸你有没有发烧,你抓着我的袖子不放,搂住了我的腰,我没有办法,只好睡在了你的身边。”
  
  虞懿有些羞愧,她的脸瞬间红透了:“对不起……我……”
  
  霍弦摸了摸她的头:“没事,昨天晚上你喝多了,胃难受吗?我给你热一杯牛奶。”
  
  虞懿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长得漂亮,霍弦昨晚被她抱着,还能坐怀不乱,他的人品真的很好了。
  
  她道:“我……我也不知道喝醉会这样,对不起……”
  
  她的眸子蓦然停留在了霍弦的领口处,他的领口有一片口红印,可是,昨天虞懿吃过饭后没有补口红。
  
  虞懿指着霍弦的领口:“你这里怎么弄脏了?”
  
  霍弦眸色一暗,勉强笑了笑:“昨天有两位女客人,缠着我不放……”
  
  他的话没有说完,虞懿瞬间就明白了。
  
  她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个。”
  
  “没事。”霍弦道,“小鱼,你看得起我就行。”
  
  虞懿咬了咬唇:“我当然看得起你,魏显,你很好。”
  
  霍弦抱住了虞懿的肩膀:“谢谢你。”
  
  虞懿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如果她没有什么未婚夫就好了,如果她还像以前一样有钱,肯定不会让他受这种委屈。
  
  可是虞懿现在什么都没有,自己的身份还不能随意暴露。
  
  虞懿也抱住了霍弦:“你想不想换个工作?一直在酒吧里工作,你长得好看,人也太温柔,会一直被人欺负。”
  
  她的身子软绵绵的,没有骨头一般,身上也很香。
  
  霍弦道:“小鱼,你松手,女孩子不可以这么去抱男人。”
  
  虞懿突然反应了过来,赶紧松手了。
  
  她低下头:“对不起,我不该占你便宜。”
  
  霍弦笑了一声:“是我占你便宜。傻小鱼。”
  
  房门突然又响了,砰砰砰的,虞懿跟着霍弦去开门,又是那个李哥。
  
  李哥笑着道:“呦,又留了你小女朋友留宿?昨天感觉怎么样?魏显,哥最近又没钱了,再借给我五百。”
  
  虞懿道:“我们也没钱,不借给你。”
  
  “你说什么?”李哥的表情瞬间凶恶了起来,吓得虞懿往后退了退。
  
  霍弦把虞懿搂到了怀里:“她年纪小不懂事,回头我转给你。”
  
  等李哥走了,霍弦才松开了虞懿。
  
  虞懿有些沮丧:“魏显,你从这里搬出去吧,不能让他一直勒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