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千般娇软 > 第6章 第 9 章

第6章 第 9 章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超乎预料了。
  
  在虞懿的眼中,霍弦是个绅士,但是,这个绅士却把她抱到了床上,一直揉她,吻她。
  
  虞懿很喜欢霍弦,她总觉得霍弦给他一种又温柔又熟悉的感觉,她愿意信赖霍弦,其实不是因为霍弦长得好看,而是因为霍弦给她的这种好感。
  
  虞懿被霍弦吻得晕晕乎乎,她眼睛湿漉漉的,一直盯着霍弦看。
  
  霍弦被虞懿小鹿般的眸子暖化了心,他探进浴巾里,捏了两下,低声道:“怎么没有穿内衣?”
  
  虞懿声音又细又弱:“洗了……”
  
  霍弦笑了一声,在她脖颈间吻了一下,一手覆盖了虞懿。
  
  虞懿的身材发育得极好,腰肢细如杨柳,该丰满的地方却有如水蜜桃一般,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甜美多汁。
  
  明明刚刚洗过澡了,虞懿现在又出了一身汗,她也不清楚自己是如何睡着的了。
  
  大概是从未尝试过这般愉悦的感觉,被刺激到晕了过去。
  
  霍弦搂着虞懿的纤腰,她浓密的长发垂了下来,衬得这张脸格外精致,唇畔微微上翘。
  
  霍弦拿了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未婚妻。”
  
  这张照片在深夜里瞬间被传播,一直等到凌晨,沐莲发现家族小辈给自己提醒。
  
  沐莲也去看了霍弦的朋友圈。
  
  这张照片拍得格外暧昧,虽然虞懿什么都没有暴露,只有一截玉颈白得耀眼,却让人浮想联翩,觉得她没有穿衣服。
  
  虞懿长得太乖,又乖又美,霍弦仍旧是那张面瘫棺材冰山脸,两人体型差距太大,虞懿乖乖趴在霍弦的怀里,唇瓣被咬得红肿,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
  
  虞懿逃婚一事,虽然被隐瞒了下来,仍旧有不少人知道。霍弦心高气傲,年纪轻轻就掌管霍氏,死对头都等着看霍弦笑话。这次听说虞懿逃婚打了霍弦的脸,不少人都觉得很爽。
  
  然而——
  
  霍弦居然制服了被虞夫人宠坏的大小姐,还将人搂在怀中发朋友圈。
  
  沐莲看到这张照片,一时间也五味杂陈。
  
  她都不能让女儿乖乖听话,霍弦这个臭男人居然让她的女儿乖乖睡他怀里。
  
  不对——虞懿现在年龄还小,霍弦这个禽兽怎么能欺负她?
  
  沐莲给霍弦打了个电话。
  
  霍弦去了阳台接电话。
  
  沐莲冷声道:“霍弦,请你注意一下,懿懿现在年龄还小,你如果让她怀孕了——”
  
  霍弦冷冷的勾唇:“沐总放心,我会对她负责。短时间内,我也不会和她发生关系。”
  
  ————
  
  第二天醒来时,虞懿发觉自己靠在了霍弦的怀里。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霍弦却衣着整齐,仍旧是昨晚的装束。
  
  虞懿眼圈儿仍旧红红的,她抓了抓霍弦的衣领:“魏显。”
  
  霍弦睁开了眼睛,他眸子深邃,虞懿觉得霍弦有点像混血儿,他的五官过分立体了,也过分好看。
  
  虞懿还记得,昨天只有她有感觉,霍弦百般抚慰她,他自己却没有得到任何。
  
  霍弦有一双很好看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虞懿现在还有些不好意思,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霍弦。
  
  霍弦吻了吻虞懿的额头:“对不起,昨天是我冲动了。”
  
  虞懿轻声道:“没有,我是自愿的。”
  
  而且,昨天虞懿确实感到了快乐,那种危险又迷人,让她整个人要昏迷的感觉,虞懿从前并没有体验过。
  
  虞懿道:“我……我也喜欢你。”
  
  霍弦摸了摸虞懿的脸:“真的?”
  
  虞懿肯定的点了点头:“我只喜欢你。”
  
  她信誓旦旦的模样,着实让人沉醉,霍弦道:“小鱼,你太单纯,年纪也太小,我不信你的话。”
  
  虞懿认真的道:“我说话一向算数。”
  
  霍弦咬在了她的脖颈上,虞懿疼得皱眉:“魏……”
  
  霍弦真的不相信虞懿的话,她小时候还说过要嫁给他,结果今年真的要订婚了,她却坐上飞机就跑了。
  
  好似那一年酷暑,霍弦去敲虞家的门,敲开之后,保姆告诉他人都离开了,她连一句告别都没有。
  
  虞懿的面孔精致,过分漂亮,和当初很像,又不那么相像。
  
  一直等到了中午,霍弦才拿了湿毛巾给虞懿擦了擦双腿,给她穿上了衣服。
  
  虞懿差点就站不稳了。
  
  不过霍弦倒是很认真,给她扣内衣时还认真的询问扣在最里面还是最外面。
  
  大概很有职业素养了。
  
  虞懿被霍弦伺候得舒舒服服,虽然没有具体发生关系,但这种性行为,在虞懿看来等于发生了□□关系。
  
  衣服穿好之后,虞懿坐在床边,小腿垂了下来:“你可以把东西搬过来了,我还要回去,生活用品我都帮你买好了,应该要带来的也不多,我就不帮你了。”
  
  霍弦眸色深沉:“你不和我一起住?”
  
  虞懿抬手搂住了霍弦的脖颈。霍弦刚刚为她穿上内衣,虞懿D罩杯,突然搂住他时,胸脯也挤在了霍弦的怀里。
  
  太过柔软。
  
  霍弦扣住了她的腰。
  
  虞懿道:“我先回家,那边房东和我关系很好,我在她那里工作,突然搬出来不太好。”
  
  霍弦吻了吻虞懿的唇瓣:“嗯。”
  
  虞懿面颊绯红:“我们现在……是不是在交往?”
  
  霍弦点了点头:“是。”
  
  ——————
  
  阿静把一杯奶茶放在虞懿的面前:“小鱼,你又走神了。”
  
  虞懿:“啊?”
  
  阿静道:“晚餐吃什么?大黄想吃排骨,你呢?”
  
  虞懿看了一眼旁边趴着的大黄:“它又不会说话,你怎么知道它想吃排骨?”
  
  “因为我想吃。”
  
  “好吧。~_~”虞懿道,“我想吃鱼香肉丝。”
  
  阿静细细看了虞懿一番:“昨天晚上和你朋友上床了?”
  
  虞懿:“!!!!”
  
  虞懿的脸红成了番茄,耳根也红了起来,红通通的不像话。
  
  “没、没、没有!”虞懿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我只是和他吃了个夜宵而已。”
  
  阿静笑了一声:“你去照照镜子。”
  
  虞懿去洗手间照了照镜子,站在了镜子前,虞懿愣住了。
  
  她的脖颈处一片暧昧的红痕,虞懿的肌肤本来就白,因为皮肤白,所以红痕格外显眼,看起来也格外暧昧。
  
  虞懿:“这……”
  
  她都不知道,霍弦居然在她身上种了小草莓。
  
  阿静挤了挤眼睛:“他技术怎么样?”
  
  虞懿欲哭无泪:“我们没有……”
  
  她的表情不像有假,阿静道:“真没有?”
  
  “……没有。”
  
  严格来说,是霍弦没有。霍弦只是挑动她的情绪,让她尝到了一些甜头,更多的事情,霍弦却没有做。
  
  阿静看着虞懿这张漂亮的小脸,虽然阿静是女孩子,但如果面对的是虞懿这样的小美人,她也不是不可以。
  
  对方面对虞懿居然不做到最后,简直定力惊人。
  
  阿静一本正经的和虞懿分析着:“有三种情况。第一种,面对你这个美女,这他妈太刺激了,他还没做就泄了。第二种,他是gay,骗你当同妻。第三种,他特别喜欢你,不做是对你负责,婚后才做。”
  
  虞懿:“啊?”
  
  虞懿道:“第三种。”
  
  阿静摸着下巴:“既然对你负责,为什么还在你身上留下这么多痕迹?性关系不单单是指进入,其他也是。”
  
  虞懿不大想和阿静讨论这个,她轻声道:“可能他太累了。”
  
  阿静也不再逗这个小姑娘了,她摸了摸虞懿的头:“真容易糊弄。”
  
  虞懿:“……”
  
  阿静的花店还在装修调整,虞懿和阿静每天忙来忙去,阿静的床伴也经常来,还是那个光头,那个男人其实长得很man,男人味儿十足,虞懿也觉得有点小尴尬,特别是她半夜起来喝水,看到阿静和男人滚沙发时。
  
  虞懿打算从阿静这里搬出来,去和霍弦一起住。
  
  霍弦也找到了新工作,据说是在一个酒店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