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千般娇软 > 第 14 章
转眼间,C大的学生都开学了,虞懿并没有去学校,虽然没有合理的逃学理由,温樱天天念叨着虞懿这样是毕不了业的,可是转念一想,霍弦这个腹黑又变态的男人肯定不会让他的未婚妻被迫退学。虞懿顶多只是停课半年,延迟毕业罢了。
  
  两家可能短时间内不会联姻,虞懿去留学的可能性也很大,虞懿的妈妈一直想要她学有所成后回公司。不过沐莲和虞懿的父亲都还年轻,虞懿还能潇洒很长时间。
  
  几个月过去,阿静的花店收益越来越高,虞懿觉得自己还是要回归学校,要回A市。
  
  她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和沐莲断绝关系,虞懿和家人的感情一向很好,她也觉得沐莲能够接受霍弦。霍弦容貌俊美,谈吐得当,但凡沐莲慧眼识人,就不会将霍弦看成是庸俗的人。
  
  只是有一点需要担心。
  
  陆煦再度给虞懿打了个电话,他约了虞懿出来喝咖啡,就在花店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虞懿也很好奇陆煦为何又来了C市,听陆煦的意思,他过来的目的似乎是因为虞懿。
  
  虞懿趁着花店不忙就过去了。
  
  陆煦一眼就注意到了虞懿。
  
  虞懿在人群中从来都很显眼。他至今仍记得看到虞懿第一眼时的心情。一眼荡魂,心口酥酥麻麻,仿佛被电打过一般。
  
  虞懿穿得很素,长发用丝带绑了起来,一张素面精致异常,小腿纤细莹润,脚上穿了一双淡蓝的平底鞋。
  
  陆煦站了起来:“小鱼。”
  
  虞懿眼睛里带笑:“陆学长,你这次来C市又有事情吗?”
  
  陆煦把一杯拿铁推到了虞懿的面前。虞懿喝了一口,她脸颊白白嫩嫩,眼睫毛纤长,看起来很乖巧,陆煦一想起这段时间虞懿都和霍弦在一起,心口就难受到不行。
  
  他深吸了一口气:“有一件事情,我有必要告诉你,小鱼,你被骗了。”
  
  虞懿抬眸:“啊?”
  
  她被骗了?被什么人骗了?
  
  陆煦道:“你不会现在都不知道,你身边那位男朋友的身份是什么吧?”
  
  虞懿的手指微微蜷缩:“陆学长,你都打听了什么事情?”
  
  陆煦将文件夹递给了虞懿。
  
  虞懿打开看了看,陆煦的声音平缓:“魏显的身份应该是霍弦,就是你要逃避的未婚夫,小鱼,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伪装身份在你的身边,但是,根据我的推测,他对你绝对没有善意。”
  
  虞懿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陆学长,这些你是从哪里来的?”
  
  “你如果不肯相信我,可以上网去查,霍弦虽然低调,网上却并不是查不到他的信息,文件夹里的杂志封面,也是他上个月的访谈,我没有必要骗你,”陆煦凝视着虞懿的眼睛,“真正骗你的人是霍弦。”
  
  虞懿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见底,如溪水一般,陆煦有一瞬间的失神:“小鱼,他不喜欢你。”
  
  虞懿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神情有任何变化,她道:“我回去后会好好问他,我想其中可能会有什么误会……”
  
  她站了起来。
  
  陆煦按住了虞懿的肩膀:“小鱼,他欺骗你就是事实,难道你还要回去听他一直欺骗你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卑微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霍弦可能就在嘲笑你?”
  
  虞懿的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她不相信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都是假的。
  
  虽然她现在很生气很难过,但沐莲教导过她,当她想要发泄怒火时,一定要弄清楚其中有没有误会。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更要控制住胡思乱想,要相信事实。
  
  虞懿喜欢霍弦,她想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
  
  去询问理由并不是卑微,而是理智。
  
  陆煦知晓虞懿涵养很好,虞懿入学之后,并不缺乏厌恶她嫉妒她处处给她使绊子的学姐,哪怕被家人保护得很好,似乎被宠坏了,虞懿也能够完美的将这些人带来的危机解决。虞懿很少会被一时的感情左右理智。
  
  只有霍弦是意外。陆煦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虞懿在短短时间内就迷恋霍弦不可自拔。
  
  “你知不知道,霍弦他在嘲笑你?知不知道C市的人已经知道了你们在一起?早在几个月前,霍弦就发了你们的照片出去,”陆煦努力挑起虞懿对霍弦的排斥感,“虞家那个任性的大小姐离家出走只为逃婚,霍弦出现在她的面前,不过略施手段,就让这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为他神魂颠倒,虞懿也太廉价了。小鱼,这就是别人对你的评价。”
  
  虞懿微微有点恶心,甚至有些反胃的感觉,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陆煦并没有停止刺激虞懿:“你说霍弦会不会也这么想?他对你真的是喜欢,还是为了报复你之前的逃婚行径?小鱼,你逃婚并没有错,很少有人愿意嫁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但他伪造身份欺骗你的确有错。”
  
  虞懿道:“我再好好想想,陆学长,我应该回去冷静一下,好好思考一番。”
  
  陆煦不想给虞懿冷静的机会:“小鱼,霍弦这种人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你把他想的太美好了,他所流露的温柔与善良的一面都是假的。每天面对一个伪装起自己真实情绪的人,你看不到真实,只能看到虚假的面具,久而久之,你不觉得可怕吗?”
  
  虞懿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她很难描述自己的心情,真的很难去描述。就像是吃了一块包裹着黄连的糖,等外表糖衣化了,尝到了满口苦涩。
  
  她勉强笑了笑:“陆学长,谢谢你告诉我,我会好好考虑。”
  
  陆煦看向虞懿,她眼睫毛轻轻垂下,面上失去了血色,看起来苍白又病弱,他原本以为虞懿会哭,他会好好安慰,可是虞懿并没有。
  
  “小鱼,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吗?”陆煦目光灼灼,“我可以带你去Z省,没有人能够找到你。”
  
  虞懿摇了摇头:“抱歉,陆学长,我不想知道,谢谢你告诉我真相,在没有找到真相之前我不会离开。我先回去了,失陪。”
  
  回去的路上,虞懿一直在思考,为什么魏显会变成霍弦……他们明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霍弦是不是真的像陆煦所说,他无时无刻都在嘲笑虞懿,虞懿之前逃走让他丢了面子,所以他要找回面子。
  
  虞懿擦了擦眼泪。
  
  地铁上人很拥挤,她给温樱发了一条信息:“你知道我男朋友的身份吗?”
  
  温樱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可是,等了很久很久,虞懿都没有等到温樱的回复。
  
  虞懿也猜到了答案。
  
  回到家里后,虞懿洗了个澡,她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头发也没有擦,天黑了都不知道。
  
  霍弦回到了家里,一开灯,才看到虞懿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