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快穿之位面养成记 > 第1072章 锦鲤送福还是祸 24

第1072章 锦鲤送福还是祸 2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http://..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我想到养大的孩子不是亲生的,心里不甘,才做下了如此错事。里正大人,看在我养育了她一场的份上不要报官。”何贞娘以手帕掩面哭泣。
  
  里正看向妉华,“你怎么想的?”又清咳了一声,“我看何氏有改悔之意。何氏怎么说都是你的养母,女告母对你也有损,莫如……”
  
  妉华就知道里正能看出她不是想拉着何贞娘报官的。
  
  里正姓焦,叫焦齐忠。
  
  嵬山村陈姓的人家最多,其后是王姓,焦姓都排不上第三。
  
  焦齐忠能在陈姓人居多的嵬山村当了多年的里正,靠的是他为人处事较为公正,在村子里的声望很高。
  
  能做到被人称颂一声公正,焦齐忠做到的就不仅仅是公正了,雷厉手段、变通都不缺。
  
  这些天来,妉华已把嵬山村基本摸了个底,焦里正也包括其中。
  
  焦齐忠如果是个做事古板的人,妉华不会找上门来,她会采取其他的方式处理何贞娘这事。
  
  正巧她救了焦齐忠的孙儿焦玉书,焦齐忠会很愿意还了她的恩情。
  
  果然,焦齐忠有意给她搭梯子,妉华接了,“正如她说的,不管怎么说,她养育了我一场有养恩在内,她又下毒毒害我,我不报官,就当两相抵了。
  
  所以我来找您,让您老当个见证,她给我写一个道明情况的切结书,从今天以后我跟宋家一刀两断,再没有关系。”
  
  妉华没让何贞娘说出陈文禄,不是想放过他。
  
  何贞娘只能证明糕点是陈文禄买的,但糕点在她手上放了两天了,又是她拿来的,她无法证明糕点里的药不是她放进去的。
  
  让何贞娘更无法说清的是,其中的迷药,是宋升留下来的,何贞娘说被陈文禄拿走了,但她仍是没办法证实。
  
  只要陈文禄反咬一口,何贞娘百口难辩。
  
  对于陈文禄,妉华有另外的解决手段,所以这次就不把他拉出来溜溜了。
  
  何贞娘对她下药的事可大可小,因为下的不是致死的毒||药,何贞娘又占个养母的名义,在这个时代,这种事可以说是民不举官不究。
  
  但拿来说事是有份量的,毕竟也能说得上是投毒。
  
  历来对投毒的案子判的都很重。
  
  “小小年纪,有宽人之量,难得。”焦齐忠赞了妉华后,问何贞娘,“何氏,你有什么话说?”
  
  何贞娘止了哭,用手帕擦了下泪水,“我,我愿意。从此后,我与鸣儿再不会来攀扯月柔,我们,一别两宽。”
  
  她哪有不愿意的。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宋月柔没有揭穿她是个冒牌货,但这于她于鸣儿都好,她哪能不愿意。
  
  而且与宋月柔断绝关系后,陈文禄再不能以女婿的名义上门,她能把他关在门外了。
  
  焦齐忠满意地颌首,“既然你们都同意,那就这样,何氏,你起来,写下切结书,抄写三份。”
  
  何贞娘说的整件事里有没有牵强的地方?有。焦齐忠没想着问个清楚。
  
  负责审案的是县太爷,他一个里正只管做居中调解的事。
  
  他帮宋月柔除了还部分救了他孙儿的恩情外,也想着结个善缘,宋月柔不一般的大力气,对嵬山村来说是件好事。
  
  既然决定帮了,那就帮个彻底。
  
  光是写下切结书不够,焦齐忠派人找来了顾家村的里正。
  
  他让何贞娘把这事再与顾里正说了一遍,两人通了气,达成了一致。
  
  他写下了封条,在封条上各自盖了他跟顾里正的印章,把盛着被下了药的糕点的竹篮封存了起来。
  
  即是有个证据,也是为了震慑何贞娘,省得她又反悔或被人逼着胡乱改口。
  
  妉华对焦齐忠的做法没有意见。
  
  切结书写完后,让何贞娘签字按了手印,两位里正各执了一份,另一份给了妉华,顾家村里正把何贞娘带走了。
  
  等何贞娘离开,两个时辰过去了。
  
  妉华按原计划上了山。
  
  她先去砍了木料下来,扛着再到了竹林里。
  
  陈彩鱼的筐子竟然还没装满。
  
  竹林里的竹笋到处都是,只需要下手挖就是。
  
  看样子挖笋的活治好了陈彩鱼的洁癖,她叉着腿坐在了都是泥土的地上,有气无力地用锄头刨着身前的土,一身桃红裙沾满了土屑。
  
  见妉华过来,陈彩鱼哇的一声哭了,“三婶,我不想挖了,我好累,还好饿。”
  
  她从出生以来就没受过这种苦,她委屈的要命,可她有预感,不照三婶说的做会更惨,她不敢不干。
  
  妉华把扛着的木头段放下,几百斤重的木头段砸到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说道,“今天,大锁跟玉书只差一点就没命了。”
  
  妉华只对心思单纯的真幼崽宽容,对于陈彩鱼,她没对她动用武力,已是看在她外在是个幼崽的份上了。
  
  陈彩鱼的哭声骤停,可怜兮兮地看着妉华。
  
  可惜妉华最不吃这一套,坐在了木头段上,无情地吩咐陈彩鱼,“来,放点福气出来,具体多少,按四只野鸡算。”
  
  为了维持在陈家的娇宠地位,她为了自己吃的好,陈彩鱼隔个十天半个月,有时是一个月,会动用能力,让陈家收获一次猎物。
  
  时间的长短,看陈彩鱼的心情。
  
  每次猎物的数目不等,最少的也会有三四只野鸡野兔。
  
  嵬山村靠山吃山,每天上山的人很多。
  
  野生动物都怕人,人常去的地方它们都会避开,靠近村子的山上很少能见到它们的踪影。
  
  想打猎要走到深山里去。
  
  深山里危险重重,有大型野兽,专门干打猎一行的猎户才敢往里进。
  
  有了陈彩鱼气运加持,陈家人不用到往深山里去,每次上山都有收获。
  
  “哦。”陈彩鱼心里更憋屈,她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存了些能力,一点不想使出去。可她不敢不使。
  
  妉华不给陈彩鱼做手脚的机会,“记着,是放出福气,不是用我自己的福气。”
  
  锦鲤给予好运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把它的气运分给对方,一种是调动对方自身的气运,即让对方的好气运提前出现。
  
  陈彩鱼收起了小心思,心心念了起来。
  
  妉华感应到了一股气运落到了她周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