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成为反派世子之后 > 278 “燕北城被围”与“幽蓝人影”

278 “燕北城被围”与“幽蓝人影”


  “月灵,你很厉害。”
  
  “啊?”江月灵有些惊讶。
  
  “你虽然不会武,但你比我要更为心志坚定、更有统帅风度。”
  
  赵灵芯补充解释着。
  
  随即,她伸出双手,抓了抓自己头发,“……我现在,真的脑内一团乱麻。”
  
  “王妃,不要担心这些,”
  
  江月灵上前轻声安抚。
  
  王妃赵灵芯忽得抬首,试探问道——
  
  “咱们,要不一起去找星宫长算一卦吧?看看燕北,守不守得住。”
  
  江月灵闻言,脸色顿时一沉。
  
  “王妃娘娘,燕北城不是守不守得住的问题,而是……我们只能守住。”
  
  “……再者,星宫长前段时间去南方了,一直还未有回来。请不要寄希望于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上了。”
  
  赵灵芯被江月灵突然的严肃给吓到了。
  
  “不管怎样,燕北城一定要守住。”江月灵坚定说着。
  
  赵灵芯一时失神。
  
  良久,她才喃喃承认道——
  
  “严无鹭他,曾说月灵你是一位外柔内刚的女子,我当时还不信。”
  
  “……如今看来,我这个‘假霸王’,不如你。”
  
  江月灵也是被赵灵芯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夸赞给怔住。
  
  她有些不知所措。
  
  而赵灵芯则是直接越过这个,继续询问道——
  
  “月灵,城内已经动员起来了,我们还应该怎么做?”
  
  “当务之急,还是要与无鹭哥哥取得联系。”
  
  “那,飞......来到了一处指挥机关。
  
  机关按下。
  
  有巨大刀斧自燕北城墙中弹射而出,链接着铁索,瞬间将城墙上的云梯、魔族一扫而光。
  
  有巨大的箭塔顶端,出现了机关床弩,发出如标枪一般的锋利巨箭,贯穿无数魔族。
  
  机关术与血肉间的拼搏。
  
  ……
  
  魔族大军的攻势断断续续维持了数波。
  
  感觉都还只是试探。
  
  总攻将在不久之后全面发起。
  
  但即便如此,随着时间推移。
  
  战争的血腥无情,精锐守军的过于不足,以及魔族的凶悍残忍,都是让燕北城墙上充斥着绝望氛围……
  
  魔族大军攻城间隙。
  
  城楼上。
  
  王妃赵灵芯一时失神,被流失擦伤。
  
  江月灵带其下去简单包扎。
  
  “燕北王宫内,其实是有一条密道,可以直达城
  外的。”
  
  赵灵芯说着。
  
  她同时微微摆了摆手,拒绝了江月灵拿来的药物白布。
  
  “我的伤势并不重要,现在,月灵你也看见了,魔族大军远比我们想象得要更加疯狂,燕北城守不住多久的。”
  
  “……带上孩子们,我们从密道逃走吧。”
  
  “王妃走吧,我,已经抱有死志。”
  
  江月灵说着,同时仍是固执地为赵灵芯的伤口进行了简单包扎,“……月灵愿意为你们争取更久的逃离时间。”
  
  “你……过刚易折。”
  
  赵灵芯话语未尽,欲言又止。
  
  的确,......现在若是能有一位王室成员留守,确实是更能鼓舞燕北军民士气,为自己以及孩子们保证更大的生存机会。
  
  二人正沉默之间,忽有一道声音突兀传来——
  
  “看样子,我来得还不算太晚。”
  
  是一道女声。
  
  江月灵与赵灵芯寻声望去,只见一身着诡异幽蓝之色的人影逐渐显现。
  
  浑身裹挟在幽蓝的法袍内,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诡谲离奇。
  
  江月灵当即拔出护身佩剑,将受伤的赵灵芯护在身后。
  
  “你是谁?”江月灵谨慎发问。
  
  幽蓝人影不受其丝毫影响,缓步上前。
  
  “放心,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替严无鹭,转交给你们一样东西的。”
  
  “东西?”
  
  “就是这个。”
  
  说话间,幽蓝人影拿出了那枚严家权戒,交给了眼前二人。
  
  江月灵与赵灵芯,也都是看见过严无鹭手指上有过这样一枚宝石权戒。
  
  她们不由更加好奇起来——
  
  “你跟王上,是?”
  
  “合作者。”
  
  蓝色人影说着,见二人有些面色疑惑,便又补充解释道:“……也可以当作是故交知己吧”
  
  “这是什么?”赵灵芯指着那枚权戒发问。
  
  “一张王牌。”
  
  “王牌?这一枚戒指吗?”
  
  “当然不是这枚戒指,它只是,打开宝藏的钥匙罢了。”
  
  赵灵芯与江月灵皆是有些迷惑不解。
  
  幽蓝人影有些无奈,便是直言道——
  #br......r#“虽然这不在我的任务范围之内,但也可以告诉你们。”
  
  “……带着这枚权戒前往【忠魂阁】,那里,有助你们守住燕北城的方法。”
  
  赵灵芯与江月灵二人将信将疑。
  
  但兴许是对于绝望中一丝希望的把握,她们决定前去【忠魂阁】一趟。
  
  二人转身便是准备走去。
  
  “需要我随你们一起去吗?”幽蓝人影突然开口道。
  
  江月灵不好直言,她看向赵灵芯。
  
  赵灵芯思虑一瞬,也是极为大气得体地说道——
  
  “既然阁下是王上的故交知己,那么,也便请一起吧。”
  
  她们骑着战马,快速来到了王宫后山附近的【忠魂阁】。
  
  幽蓝人影陪着她们一同来到了这里。
  
  这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石料金属塔式建筑。
  
  建筑内部是无数牺牲镇北军士的灵位,其上刻有他们的名字、功绩、与经历。
  
  那枚宝石权戒,一进入阁内,便是闪烁出极具指向性的猩红光芒……
  
  跟随着权戒的光芒指引。
  
  她们打开了一道机关,来到了一处隐蔽暗门之中。
  
  江月灵将手中捧着的权戒,贴近那暗门上的一处凹陷痕迹之中。
  
  在那一瞬,
  
  鲜红如血的宝石闪烁,灵力涌动,如同河流一般奔腾而出,瞬间灌满了整面墙壁。
  
  机关齿轮转动的声音于墙内响起。
  
  眼前的暗门忽得打开。
  
  暗门里面,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幽深走廊。
  
  在赵灵芯微微伸首、......试图去探查时,两侧的火把“休”地一声全部燃起,将幽深走廊照耀得恍如白昼。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走廊墙壁上是偏暗色的复杂浮凋,美丽而深奥。
  
  赵灵芯有一瞬被吓住。
  
  江月灵最先反应过来。
  
  “走吧。”
  
  她微微拍了拍赵灵芯的肩膀,安抚对方,随即率先一步踏入这未知之地。
  
  空气随之一同涌入其中,这仿佛已经被尘封了不知多久岁月的地方。
  
  愈是深入。
  
  愈是发觉这幽深走廊之内的惊奇绝伦。
  
  这里面与【忠魂阁】内的陈设布置不同。
  
  宛如“诅咒之地”,不像是人间的造物。
  
  过于森冷,过于华美。
  
  走廊尽头,是一道黑色玄铁组成的巨大密门,其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法阵符文。
  
  隐约感觉得出,这一道铁门之后,隐藏着古老历史的一角。
  
  忽然,黑色铁门上符文变化。
  
  一具暗金色龙首凭空出现,巨大无比,整面石壁都被其占据。
  
  人在这龙首面前不过如蝼蚁一般,显得渺小无比。
  
  暗金龙首微微呼出一口白色热浪,便已是让江月灵、赵灵芯两人长发翻飞、披风飞舞,仿佛整个人都要被吹得倒飞而出。
  
  随即,龙首低沉而极具威势地发问道——
  
  “来者,可是严家后裔?!”
  
  口吐人言。
  
  赵灵芯被这一瞬突然的变化给惊得美目微睁、怔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之前一直为两人引导的幽蓝人影,也是在此刻一言不发。
  
  江月灵心中同样被这凭空浮现的暗金龙首所震惊威慑,不过她亦知此刻若是久久不回答,后果难料。
  
  她想,既然是自家无鹭哥哥让她们一同前来,那么,眼前龙首虽然恐怖,但只要正常回应,必定也是不会害我们的。
  
  江月灵鼓起勇气,坚定无比地说道——
  
  “晚辈江月灵,乃是严家第十七代家主严无鹭之侧夫人,这位家主严无鹭之正夫人赵灵芯,那位姑娘……是家主严无鹭的故交知己。”
  
  “……我等,奉家主之令来此地。”
  
  她说着,按照权戒的指引,将手伸出,严家权戒上的猩红宝石闪耀光芒。
  
  暗金龙首看了一眼那枚权戒,又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人。
  
  它能够辨别出人的气息,也能够辨别出人的谎言。
  
  虽然对那蓝衣人影怀有好奇疑虑,但也知晓这里面的东西,若非严家人便绝不可以掌握。
  
  暗金龙首没有再有说话,凭空消散。
  
  龙首消散的同时,权戒飞至黑色铁门中央。
  
  法阵符文再次变化。
  
  一阵机关齿轮的响动之后,仿佛整个地面都在震动,巨大铁门缓缓打开……
  
  强烈的气流从门内汹涌而出。
  
  江月灵、赵灵芯的乌黑长发被风刮得飞舞起来,身上鳞甲猎猎作响。
  
  这风声,如战马奔腾,如英魂高呼,如死去的军队正在复苏。
  
  江月灵、赵灵芯二人的童孔被寒光照亮。
  
  在这【忠魂阁】之......下、黑玄铁门之后,是一片巨大无比的地宫空间。
  
  一片片苍白之色的大理石砖铺盖而嵌。
  
  一根根凋有符文的洁白石柱垂直而立。
  
  符文石柱隐隐发光,仿佛撑起了这一片隐匿于此的空间。
  
  她们不自觉地走入其中,顺着阶梯,来到了这地宫大殿内。
  
  在她们二人的眼前,在这一片巨大的地宫空间内,有一支恐怖军队。
  
  那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军队。
  
  仿佛是最伟大癫狂的机关师才能够创造出来的军队。
  
  整齐如一的阵列,寂静无声中透露着恐怖煞气。
  
  沉重的金属铠甲与苍白的骷髅组合在一起,形成了梦魔之中才会存在的可怕军队。
  
  严无鹭身边五甲妖傀的铠甲,已经是世间最为恐怖夸张的了。
  
  但是与眼前骷髅军队的铠甲相比较起来,就仿佛人间的猎犬与地狱里的凶兽一般区别。
  
  每一具骷髅铠甲都身形高大无比,足足像是巨人。
  
  江月灵与赵灵芯二人,甚至只能够仰望这些骷髅铠甲。
  
  明明是最为恐怖无比的场景。
  
  但江月灵与赵灵芯,此时,却是丝毫不觉得畏惧。
  
  江月灵与赵灵芯皆是不明白,更是想不到,这【忠魂阁】塔楼下,竟然会有这样一支陷入沉眠的恐怖
  军队。
  
  她们不由看向那蓝衣人影,试图从对方口中知晓一二信息。
  
  蓝衣人影,原本一言未发。
  
  在感受到两道目光聚集于自己身上之后,它仿佛苦笑了一声。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再多找严无鹭要些天命值来的。”
  
  蓝色人影暗暗自语。
  
  随后,它才对江月灵、赵灵芯二人开口道——
  
  “这是一支军队。”
  
  “……由蛮荒纪元的第一批机关师、也是最强的一批机关师所造。那时候,甚至都还没有‘机关师’这个称呼。”
  
  “蛮荒纪元,万族林立,人族不过是众多渺小种族中的一支罢了。”
  
  “为了生存,人族的历代领袖,都是竭尽所能。”
  
  “……有投靠于邪神魔族成为底层奴仆的;也有与巨人族等强大种族‘结盟’成为战场炮灰的;甚至还有自愿成为食人魔圈养的储备粮的。”
  
  “……但无论怎样,弱小的种族,都是没有尊严的。”
  
  “一直到,传说中焚寂大帝的出现。”
  
  ……
  该再多找严无鹭要些天命值来的。”
  
  蓝色人影暗暗自语。
  
  随后,它才对江月灵、赵灵芯二人开口道——
  
  “这是一支军队。”
  
  “……由蛮荒纪元的第一批机关师、也是最强的一批机关师所造。那时候,甚至都还没有‘机关师’这个称呼。”
  
  “蛮荒纪元,万族林立,人族不过是众多渺小种族中的一支罢了。”
  
  “为了生存,人族的历代领袖,都是竭尽所能。”
  
  “……有投靠于邪神魔族成为底层奴仆的;也有与巨人族等强大种族‘结盟’成为战场炮灰的;甚至还有自愿成为食人魔圈养的储备粮的。”
  
  “……但无论怎样,弱小的种族,都是没有尊严的。”
  
  “一直到,传说中焚寂大帝的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