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成为反派世子之后 > 279 “焚寂大帝”与“亡魂成军”

279 “焚寂大帝”与“亡魂成军”


  
  “焚寂大帝整合统一了分裂的人族,在此之后,不知是出于自身的野心,还是出于人族的自尊,他带领着人族脱离了其它强大种族的掌控压迫,宣称人族成为独立的、不再依附于其它种族的强者种族,与诸族开战。”
  “那一场战争,焚寂大帝联合了许多被邪族压迫的种族,并分化扩大了包括邪族在内、蛮荒八大强者种族的内部矛盾。”
  “那一场战争,从最开始的人族独立之战,一直扩大到了万族之战,最终,无数种族灭绝,天地为之破碎,唯有人族、兽族、魔族等极少数种族存活了部分,蛮荒纪元就此终结。”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安卓苹果均可。】
  “……尔后数百万年之后,第一位仙人出现,人族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主宰,蛮荒纪元成为了过去,仙人纪元降临世间。”
  “而当初,焚寂大帝手下的众多强大军队之中,便是有着眼前的这样一支。”
  蓝色人影说着。
  江月灵、赵灵芯二人,皆是童孔微微睁大。
  对于她们来说,仙人时期,或者仙人纪元,便已经是存在于传说之中、漫长而遥远的时空了。
  结果,竟然是在仙人纪元之前,还有一段更为遥远、更为漫长的黑暗时期——蛮荒纪元。
  “这些骷髅铠甲的力量,来源于机关师心血与灵魂,既不是依赖于神明,也不是来自于恶魔。”
  蓝色人影继续说着,它来到了其中一具骷髅铠甲的面前。
  “当初的机关师们,或许更应该称他们为先行者。”
  “……他们将自己铸成了这金属铠甲的一部分,在炼就这铠甲的最后,他们将自己也投进了熔炉,成为了驱使铠甲的骷髅战士。”
  “在数......寂,我相信他,我爱他。】
  江月灵、赵灵芯皆是心中动容,不自觉地流下了泪水。
  也许是女子间的感性,比起所谓的种族大义,面对爱情,她们更容易泪眼朦胧。
  蓝色人影也走至此处。
  见到这最为美丽的一具骷髅铠甲,不由一笑。
  “你们……算了。”
  它本想说你们认识她。
  但想了想,前世与今生,春都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转世轮回,也不一定算是认识。
  在蓝色人影的指引下。
  江月灵与赵灵芯,用严家权戒,唤醒了这一支沉眠多年的骷髅军队。
  猩红的火焰在骷髅铠甲的眼眶中燃起。
  无数镇北军的蓝色幽灵于此刻出现,他们竟是从未离去。
  当初,他们看着严无鹭及冠。
  如今,他们看着藏于此处多年的战士复苏。
  他们兴奋无比。
  一个个涌入骷髅铠甲之中,让这些巨大无比的战士,拥有了一份来源于自己的力量。
  他们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来到了人间。
  忠魂阁内,亡魂成军。
  幽蓝人影倚靠在黑玄铁门处,立于远方默默观望。
  它突然想起了当年的金陵诗会上、严无鹭所吟的一句诗词——“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人的力量,果然是最不可估量的。”
  话音落罢,幽蓝人影逐渐透明消失。
  ……
  燕北城外。
  总攻开始。
  密密麻麻的魔族大军,从地下重见天日。
  陆鸣晖坐于魔魂幡下。
  他的手中,还拿着【听云阁】长老交予他的至宝——【梦魔短杖】。
  按照【听云阁】长老的说法,这东西强大无比,就连狼王沉羽裴也曾被它蛊惑了心智。
  在【......听云阁】长老的建议与引导下。
  陆鸣晖就是用这【梦魔短杖】,让地下魔族的王,重燃了称霸的欲望!
  只是……
  见到眼前整座燕北城军民一心地抵御魔族大军,陆鸣晖反而有些动摇了自己的复仇信念。
  燕北城的抵抗如此激烈。
  魔族大军破城之后,势必有一场屠杀。
  但是他陆鸣晖,最开始,只是想向镇北王严家复仇而已,并没有想要牵扯到这燕北城内数以百万计的无辜百姓。
  更没有想到,这些百姓,此刻会与镇北王室一条心,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抵挡着自己。
  陆鸣晖心底的人性被触动,他逐渐犹豫了起来。
  陆鸣晖正犹豫不决间,忽然,他眼神一狠,以【梦魔短杖】轻点自己胸膛……
  一场迷梦开始,陆鸣晖的眼神逐渐坚决无情。
  ……
  燕北城下的魔族大军,已经在野心膨胀的地底王指挥下,不断攀上燕北城墙,然后又被机关巨刃斩断碾碎。
  终于,有骁勇的魔族战士第一个登上了城楼。
  虽然即刻便是被数量占优的守军击杀,但紧接着,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魔族登上了燕北城墙。
  战斗逐渐来到了城墙之上。
  城门下的巨魔冲车也已经到达,开始在魔族大军的掩护下撞击城门。
  守将宋忠浴血奋战,在无数魔族的迅勐攻势之下。
  眼见城池将破。
  一只烈焰巨魔登上城墙。
  陆鸣晖立于巨魔肩上,冷着脸,眼神坚决无情,于城墙顶向所剩不多的守备军开口道——
  “停止抵抗,投降吧!”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否则,我也无法担保燕北城内的百姓会不会——艹!”
  陆鸣晖的话语未有说完,一支利箭便是从其耳边险险划过。#br......r#宋忠手持弯弓,他已是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射出的那发箭失。
  现在,整个人身上甲胃伤痕累累,靠在一处城楼柱子上。
  “你耗尽了我的耐心。”陆鸣晖已经不愿再为和平占领燕北城做任何的努力。
  其脚下巨魔,也是心有所感。
  巨口大张,炽热烈焰在其嘴中聚集。
  宛如城门一般大小的深渊巨嘴,其中炽热的烈焰对着宋忠,周围的空间都仿佛因为这剧烈升高的温度而变化扭曲起来。
  宋忠面临着这恐怖无比的巨魔。
  心头却是丝毫没有恐惧之感,他释然平静。
  没有辜负王上的重托,也战至了最后一刻。
  只是,临死之际,宋忠忽然想起:“自己昨夜,都还没有好好拥抱妻子,真是遗憾……”
  赤色的烈焰喷吐而出。
  热浪席卷。
  旗帜哗哗作响,几乎快要被折断。
  但宋忠,却是毫发无损。
  巨魔烈焰在最后一刻改变了方向,朝着宋忠右面而去,一部分站在右边的魔族甚至都来不及惨叫,便是在巨魔烈焰之中灰飞烟灭。
  陆鸣晖本以为是脚下巨魔失控了。
  但是下一刻,陆鸣晖才勐然意识到,巨魔不是失控,而是在自卫!
  一杆巨大长矛凌空掷来,破开了巨魔烈焰。
  长矛上的刃尖闪烁着耀眼光芒。
  这杆长矛,不是人类能够使用的武器。
  它过于巨大,即便是高达十余丈的巨魔,在此长矛面前,也是显得有些不足。
  巨魔带有魔力的烈焰没能将巨大长矛焚尽。、
  长矛笔直地插入巨魔口中。
  整个巨魔口中烈焰未尽,仰面向后倒去,直直掉落城墙,落在地面,发出一阵地面震动之声。
  陆鸣晖及时地飞身离开、落于城头。
  ......#他循着刚刚的方向看去,顿时全身毛孔都是为之一缩,不寒而栗。
  城楼上。
  巨魔烈焰仍在贴地燃烧。
  一具高大无比的骑士从烈焰中出现,他身下骑着一匹巨大得不像话的战马。
  那附带有魔力的巨魔烈焰,于他仿佛毫发无损。
  其手中长剑一挥,烈焰便是被瞬间熄灭!
  众人也是这才完全看清他的模样——
  狰狞铠甲、苍白骷髅,唯有眼眶中的血色火焰,让人感觉得出他的存在。
  其身下战马也绝非凡物,而是身披重甲、代表死亡的骷髅战马。
  这是就连魔族后裔都会感觉到恐怖狰狞的存在。
  紧接着,
  地面震动,如闷雷在地表滚动。
  燕北城门在这一刻大开。
  城下的魔族大军无不震慑后退。
  在腾卷的烟尘里,如远古凶兽一般可怖的军队缓缓出现,那是梦魔中才可能存在的可怕骑兵。
  每一具铠甲都重达数千斤,凡人的战马已经支撑不起这样的沉重铠甲,穿戴这狰狞铠甲的全是苍白的骷髅。
  在这些骷髅骑士之前。
  江月灵、赵灵芯骑着战马出现。
  天光刺眼,勾勒出她们身上甲胃的夺目光辉。
  江月灵手中佩剑横指,严家权戒闪烁,她用尽全部力气,高声下令道——
  “杀!”
  原本静立于她们身后的骷髅军队,眼眶中的火焰大盛,在瞬息间发起了进攻。
  站在城墙上的守备军士甚至能够感觉厚重的城墙都在这一瞬间震动了起来。
  风从狰狞的重甲上刮过,带起长长的尖啸声,像是号角,像是高歌。
  大批骷髅骑兵从城门中奔涌而出,如同虎入羊群,魔族军队无法抵挡。
  一杆杆巨矛长枪如同死神收割的镰刀。
  ......魔族军队的铠甲破碎声音。
  利器长矛贯穿血肉的声音。
  鲜血飞溅的声音。
  如同死亡的乐章在此刻奏响。
  陆鸣晖于城头望着城下的这一切,面对冲锋的骷髅骑士,就恍如大江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先前击杀巨魔的那名骷髅骑士,也是这时候向陆鸣晖攻击而来。
  陆鸣晖抵挡退去。
  ……
  幽蓝人影,于极远处观察着这一切。
  看着这世间最后一支魔族大军,被来自蛮荒纪元的骷髅骑士悉数斩杀。
  数百万年前,在那蛮荒战场上,也是这些骷髅骑士对阵的魔族大军。
  只不过,那时候的魔族,远不是眼前这些血脉稀薄的魔族后裔能够比拟的。
  燕北城楼上。
  陆鸣晖败退不止。
  他的实力,竟然只是能勉强与面前的这一具铠甲骷髅持平。
  而像这样的铠甲骷髅,连带着骷髅战马,成千上万,不可抵挡。
  陆鸣晖且战且退,跳下城楼,想要遁地离去。
  幽蓝人影看出了对方的意图,于脑海内急切联系严无鹭。
  终于……
  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
  在陆鸣晖跳出城楼之前。
  一条蔚蓝金色的游龙,仿佛从天际绚日处疾速飞来。
  再近一些,便会发觉,游龙不过是内力所化。
  其本体,是一支带羽箭失。
  箭失速度极快,宛如流光。
  在陆鸣晖跳出城楼之前,便是一瞬间贯穿过了他的脖颈。
  陆鸣晖原本无情坚决的双眼失去神采,如之前那烈焰巨魔一般,笔直无力地坠落在燕北城楼之下。
  最后一位被吞噬世界的气运之子死亡、失去了代表着位面之灵身份的“主角光环”。
  幽蓝人影顿时感觉心情大好。
  ......#当年,被霁华仙尊给搞得焦头烂额,如今,也终于在完全吞噬了五个世界之后,恢复了元气。
  ……
  #当年,被霁华仙尊给搞得焦头烂额,如今,也终于在完全吞噬了五个世界之后,恢复了元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