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替嫁后,我成了失明太子的白月光 > 第400章 脖子好累

第400章 脖子好累

<!--go-->    果然,等黎煜烨黎语颜兄妹到前院时,夜翊珩已经在了。
  
      高原领着米欣荣等人给黎煜烨见礼,陌尘等人则是围在夜翊珩身旁。
  
      黎语颜望着两拨人皆安然无恙,长长舒了口气。
  
      在米欣荣身旁的小山看到自家郡主,兴奋地跑到她跟前,扑通跪下:「郡主,属下见过郡主!」
  
      「小山,快起快起。」
  
      黎语颜伸手扶他,一扶起他,发现他竟然长高许多。
  
      以往与他说话时平视即可,如今她却要微微仰视。
  
      不光如此,他好像壮了不少。
  
      「郡主,今日我杀了好多坏人。」小山高兴道,「高大哥与米大哥说我过段时间就可以回到郡主身旁当侍卫了。」
  
      黎语颜欣慰地轻拍他的肩头:「好!」
  
      「从今往后郡主的安全就由小的守护!」小山拍了拍胸膛。
  
      陌尘、若风、流云、吟霜,还有凌朗,米欣荣齐齐来到黎语颜跟前,拱手见礼:「我等见过郡主!」
  
      「大家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黎语颜朗声道,「今日辛苦,府中设宴,诸位都要参加啊!」
  
      众人齐声称是。
  
      黎煜烨挥了挥手:「大家伙先回住所洗漱一番,如此才能吃喝尽兴。」
  
      「世子所言有理!」
  
      今夜是黎家团圆饭,他们能一道参加,那是莫大的荣幸。
  
      方才厮杀过,自然要洗漱一番才好入席的。
  
      众人纷纷道辞。
  
      唯有小山还立在黎语颜身旁,黎语颜问他:「你怎么不跟着高原他们同去?」
  
      「许久不曾见到郡主,小的想在郡主身旁多待一会。」小山挠了挠头,「这段时日,小的真羡慕妙竹姐,倘若小的也是女子,大抵能与妙竹姐一般陪在郡主身旁了。」
  
      松果笑话他:「你若是女子,小小年纪一头白发,你这般女子没人敢娶的。」
  
      小山哼道:「小的若是女子,那便终身不嫁,留在郡主身旁多好!」
  
      黎语颜掩唇笑了,想到银灰,便对小山道:「你快去洗,等晚宴时,给你看只白毛的狼。」
  
      「真的?」小山眼睛一亮。
  
      「嗯。」
  
      得了首肯,小山欢快跑走。
  
      黎语颜看他跑得飞快,心道,在春夏秋冬不在的情况下,自己身旁总算也有人可用了。
  
      她如是想着,完全没发现某人越来越沉的俊脸。
  
      冷不防地,她的手被一只大手攥住,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往客院拉。
  
      「殿下,你这是做什么?」
  
      夜翊珩脸上清冷,薄唇抿成一条线,一言不发地拉着她走。Z.br>
  
      黎煜烨见状,想上前去问,却被松果笑着拦住:「世子,我家殿下与郡主有话要说。」
  
      「说话就说话,拉拉扯扯作甚?」
  
      黎煜烨本想一掌拍开这个嬉皮笑脸的太监,想了想,这人如此弱不禁风,他若把他拍死了,到时候,厚脸皮定会找颜儿告状。
  
      到时候他变得里外不是人,便捏了拳头忍了。
  
      松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生死问题在黎煜烨脑中一闪而过,只继续笑着道:「世子也知道,这一路回北岚城,殿下与郡主形影不离。方才殿下与郡主离开了一小会,那简直是如隔三秋啊。」
  
      「本世子不跟你废话!」
  
      黎煜烨甩了手,他得去父王与三位弟弟跟前,将黎婂大仇已报一事说了。
  
      另一边,黎语颜被夜翊珩拉进了客院。
  
      见院子里还有人在打扫,夜翊珩索性将黎语颜拉进了卧房。
  
      呯的一声,房门关上,唬得黎语颜抖了抖。
  
      「你做什么呀?」
  
      真是莫名其妙的,她哪里惹到他了?
  
      夜翊珩从袖兜掏出木梳:「你如何不收?」
  
      黎语颜想笑却忍住了:「不知道是谁说,这梳子他做来给自己用,给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妹妹用的,对不对呀,哥哥?」
  
      乍然又听到她如此唤他,夜翊珩怔住,凤眸直直看向她的美目。
  
      他的眼星辉萦绕,似九重天映在其间,又似无底深渊,随时随地要将人吸进去似的。
  
      房中很静,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不知为何,两人的气息丝丝缕缕地缠绕在一起……
  
      气氛好似有些不对劲,黎语颜慌忙垂眸:「我现在不缺梳子了,你自个留着吧。」
  
      夜翊珩捏着梳子的手紧了紧,冷声又道:「方才那小山,你看他许久,有什么好看的?」
  
      那白毛是比他长得好看,比他长得俊美,亦或者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
  
      不管如何,此刻想起,他就烦躁不已。
  
      「你想哪去了?」黎语颜道,「我只是觉得他长得好快,一下子竟然比我高了,以往我说话与他平视即可,如今却要微微仰头看他。」
  
      夜翊珩凉凉建议:「那我把他的腿锯了。」
  
      「你说什么呐?」黎语颜剜他一眼,「你看你长这么高作甚?我自认为自己个子也算高的,可跟你说话,我需仰头看着,脖子好累。」
  
      男孩子都是长这么快,又长这么高的么?
  
      特别是眼前的他,比她高整整一个头。
  
      夜翊珩略略弯腰,偏头看她,将自己的视线与她齐平:「如此可好?」
  
      「嗯,这样脖子舒服了。」黎语颜笑。
  
      「我知道你为何不喜欢高的了?」
  
      「为何?」
  
      她眨了眨眼,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他又如何知道?
  
      倏地,他将唇凑到她耳畔,嗓音又低又沉:「倘若我们亲吻,你需踮脚又需仰头,脖颈是比较累。」
  
      闻声,黎语颜的小脸唰地红透:「你说什么呐,你怎么老想这种东西?」
  
      「我何时想过?」夜翊珩佯装无辜道。
  
      「我不跟你扯。」
  
      说着,她欲出房间,却是被他扣住了手腕。
  
      夜翊珩笑得邪肆:「届时我可以低头,也可以抱你起来,亦或躺在床上,这个问题,你不必担忧。」
  
      她咬了咬牙:「我担忧什么?我才不担忧!」
  
      夜翊珩将木梳放到她手心:「既然不担忧,那这木梳你好生收着,不许弄丢了!」
  
      木梳微温,好似他如今手心的温度,黎语颜捏了捏,又用指腹细细摩挲:「真的是送我的?」
  
      「是,当时就想送你了。」他温润坦诚。
  
      想到送梳子的蕴意,黎语颜微微羞了脸:「所以你送梳子的意思是……」
  
      他喃喃低语:「白首偕老,与你纠缠!」<!--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