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替嫁后,我成了失明太子的白月光 > 第402章 郡主醉酒

第402章 郡主醉酒

听闻此言,黎语颜惊愕。
  
  几世情缘?
  
  梦里那个算么?
  
  见她面色有异,夜翊珩问:「怎么了?」
  
  黎语颜唇角微动:「没什么。」
  
  她如何跟他讲梦里的事,不光难以启齿,更是尴尬。若是说了,他指不定会如何想她。
  
  她抬眸看向身旁的他,剑眉入鬓,鼻梁挺拔,薄唇呈淡淡的粉,星目中好似跃起一片惊鸿。
  
  这样的他与梦里见到的冷酷的他又不同。
  
  虽说长得一样,但此刻的他意外地多了几分温润。
  
  只是,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戏谑被她准确抓住,让他方才的温润多了些邪肆。
  
  黎语颜微微叹息,如何这般突然就定了订婚的日子?
  
  祖父怎会顺着某人的话,就这么接了下去。
  
  这订婚的又是他们生辰日,让她心情略略复杂。
  
  原本过生辰是件开心之事,但一想到那日便是他们订婚的日子,他又不喜欢自己,如此订婚,心里的感觉难以描绘。
  
  想到这,她鼓起勇气问:「订婚后,我们该做什么?」
  
  闻言,夜翊珩轻笑:「你想做什么?颜颜,只是订婚,不是成婚,当然你若想做什么,我全力配合你。」
  
  怎么配合都行!
  
  「不是,你想哪去了?」黎语颜微红了脸,「我的意思是订婚后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就比口头的交易合作更为牢靠些?」
  
  「那是自然,届时我们便是正式的未婚夫妻。」
  
  夜翊珩牵起她的手,捏着她纤细白嫩的手指一根根把玩。
  
  黎语颜缩了缩手,小声道:「我先回房去了,殿下请自便。」
  
  「我送你。」
  
  「本就在我家里,不用送。」
  
  「万一你在雪地上又摔了呢?」
  
  「你,我,算了,你送吧。」
  
  夜翊珩心情极好地拉着她的手,往她院子走去。
  
  --
  
  很快就到了晚膳时。
  
  镇北王府前院正厅设宴,虽说明日才是除夕夜,但今日黎语颜与夜翊珩回来,故而先设了团圆宴。
  
  席开十余桌,热闹非凡。
  
  黎语颜抱着银灰来到席上,小山见她过来,小跑至她跟前。
  
  「郡主,这就是那只小狼崽?」
  
  「正是,你看它浑身白毛,就头顶一撮是银灰色的。」黎语颜含笑道,「殿下给它取名为银灰。」
  
  「好名字。」
  
  小山伸手去逗银灰,却不想小狼崽发出低吼声。
  
  「它可能觉得你陌生。」
  
  黎语颜抚了抚银灰的背脊,小狼崽这才安静下来。
  
  原以为一个白毛一个白发,届时她可让小山帮忙养银灰,没想到银灰的脾气还挺大。
  
  松果听闻低吼声,走来过来,随手拿了点吃食逗银灰:「看我的,银灰对我可熟了。」
  
  话音未落,小狼崽的低吼声再度发出。
  
  松果气道:「这狼崽子竟然不给面子!」
  
  夜翊珩缓步走到黎语颜身旁,伸手从她怀中将小狼崽抱起,方才的低吼声瞬间消失。
  
  看在某人话里十分安静的小狼崽,黎语颜吃惊道:「银灰真的很有灵性呢。」
  
  眼前的男人,似天人下凡,抱着小狼崽竟然别有一番俊美。
  
  「小奴知道了,殿下与郡主才是银灰的亲人,咱们当下人的,小狼崽不屑给面子。」松果恍然大悟。
  
  小山哼笑:「松公公是个马屁精!」
  
  松果挑眉:「马屁精也是要有本事的!
  
  」
  
  不多时,黎泰鸿夫妇入席,团圆宴正式开始。
  
  黎泰鸿声如洪钟道:「明儿是除夕夜,今日是团圆宴,咱们府中怎么高兴就怎么来。待正月,特别是正月初八这一日,不光是太子殿下与北岚郡主的生辰,更是他们的订婚之日,所以这段时日,大家伙吃喝都要尽兴。」
  
  至于京城方面,镇北王府该保持的警惕还需保持!
  
  众人举杯,霎时间好不热闹。
  
  流云与吟霜各端酒杯来黎语颜跟前:「郡主,我们敬您!」
  
  黎语颜有些为难:「我不太会喝酒的。」
  
  流云笑盈盈道:「郡主给我们缝的伤口特别细心,那疤痕不仔细看都瞧不出,所以我们定要敬您。」中文網
  
  黎语颜道:「多少会有些疤,你们可去我那取祛疤膏。」
  
  「还有祛疤膏?」吟霜惊道,「以往我们随便伤口怎么结疤的,只要好了就成。」
  
  流云不好意思道:「我们比较粗枝大叶,见到了郡主,才知道为何女子。」
  
  两人齐齐举杯,如此诚意,黎语颜便喝了一小杯。
  
  见她们敬酒成功了,陌尘若风也持杯过来。
  
  「郡主,属下敬您!」
  
  黎语颜面上已爬上酒后的微红:「你们是什么理由?千万别说缝伤口一事,流云与吟霜已经用过了。」
  
  陌尘诚恳道:「我们敬酒是因为郡主给的保命丸,这一路多亏了保命丸,这才叫我俩得以安全抵达北岚城。」
  
  若风附和:「正是如此,分开后,我们再次受伤,以为会熬不过去,没想到郡主给的保命丸效果奇好!」
  
  陌尘举杯:「如此说来,郡主便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酒还请郡主饮下!」
  
  若风提起酒壶往黎语颜酒杯中斟了酒。
  
  听他们这么说,黎语颜便不好拒绝,持杯饮了。
  
  两杯就下肚,黎语颜面上开始发烫。
  
  就这时,凌朗踱步过来,十分崇拜道:「这段时日,属下给殿下把了脉,发现殿***内毒素少了不少,且毒素之间的相撞亦缓和许多,这一点多亏了郡主,属下敬郡主!」
  
  黎语颜颔首,持杯又饮了。
  
  三杯酒下肚,周围的景致与人物开始变得迷离,黎语颜眨了眨眼,心道夜翊珩的人是不是故意来敬酒的?
  
  夜翊珩正与黎家四兄弟斗酒,不经意一瞥,发现黎语颜眼尾泛红,眼神迷离。
  
  俊眉一蹙,侧头对松果道:「你去问问,谁给郡主喝酒了?」
  
  松果颔首,快步走开。
  
  不多时,他回到夜翊珩身旁:「殿下,陌尘凌先生他们五人轮流敬酒,说了一些让郡主无法拒绝的理由,郡主喝了三杯,此刻已经微醉。」
  
  闻言,夜翊珩蹙眉,这帮人不知道她不会喝酒么?
  
  将杯中酒饮了,他对黎家四兄弟道:「我去送颜颜回房,你们慢喝。」
  
  黎家四兄弟齐齐看向黎语颜,看她确实有些醉了,便同意了。
  
  不然呢?
  
  这两人都要订婚了,他们这些当兄长的,还能拦着不成?<>最新网址:.aidusk<>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