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系统带我穿越:回到三国开纸扎店 > 第一十八章 洗髓液

第一十八章 洗髓液


  “长子林萧,如今是都督护军,统领五百人,二子林策,如今是太傅府长史,官居六品。三子林帆虽无官职,可他仗着家族力量为非作歹,嚣张跋扈也是最不该得罪之人。”
  说他最不该得罪呢是因为这人不问缘由,也不讲道理,别人跟他结了仇要是实力比他家强还好,要是实力不如他那就一定让那人家破人亡。
  张扬帆听完也对这林家有了大概了解,还真是势力强大的家族,对于他们这些商人来说绝对是惹不起的存在。
  可张扬帆不怕,因为他有系统,曾经的他唯唯诺诺了这么多年,如今有了改变的机会,只要对方敢打李幼怡的主意那一定会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
  “女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不行咱们离开涿郡吧。”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
  “这。我们根本斗不过他们,他们是官,我们是民。”
  张扬帆轻粹了一口说道:“狗屁的官,我就让他们看看,即便是官也要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
  “唉。”李有财听完长叹一声。
  见纸扎店无事张扬帆跟李有财道别离开。
  他还记得李有财说的女鬼一事,所以要回家问问是不是井中女鬼找自己。
  回到张府,此时只有几名丫鬟在家中,其他人全部在李府守护。
  一路直奔后院枯井走去,来到枯井边四下望了望见没人这才呼唤女鬼。
  刚喊了一声女鬼便出现在身前。
  “昨夜是你在纸扎店等我?”
  “正是奴家,昨日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所以我想寻求你庇护。”
  “强大的气息?你能感觉到是什么吗?”
  “应该是一个道士,我能感觉到道士身上独有的气息。”
  张扬帆心中猜测,这道士为何而来,对张扬帆来说,道士的威胁是致命的,他没有对付人的手段,而鬼仆是他唯一的手段,如果这道士是林家请来对付自己的那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提升自身实力的想法越加强烈,可如今去哪找这一百两黄金去,唯一的可能就是从李府拿了。
  “你先在这井中等待,这道士不是冲你来的,估计是冲着鬼仆来的。”
  说完不等女鬼说话便赶紧出门前往李府。
  回到李府赶紧找到管家德福,说明缘由,在把利害关系说出管家顿时就慌了心神。
  “姑爷,如你所说那我们岂不是要有灭顶之灾了。”
  “管家不必惊慌,我想这林家一时半会不会出手对付我们,但是接下来我们要做好万全准备,接下来所有店铺关门停业,防止对方对我们产业下手。”
  “可是姑爷,这全都停业那我们的开销会非常大,刚刚投的两家酒楼还没回本,眼下真的不能停业啊。”
  面对管家这问题张扬帆也是头大,全部停业对如今的李家来说也可能完成灭顶之灾。
  “既然这样那就先不停业了,我让叶天安排人去店铺守着,这样也不怕有人闹事。”
  张扬帆相信光天化日之下林家也不会太过分,怕只怕像昨夜那样,突然闯进来几百人将李府屠杀。
  “管家,如今库房能取出多少银两?”
  德福想了一会说道:“如今库房有一百多两黄金可随意支配。”
  张扬帆听完大喜,说道:“太好了,速去取来百两黄金,我有大用。”
  “这,还是通知下小姐吧。”
  “此事先不要告知夫人,这些钱以后我会还的。”
  “那好吧。姑爷请稍等,我这就去取来。”
  等了一会,管家德福就抱着一箱子走来。
  “姑爷,这是一百两黄金,请拿好。”
  “好,如今李府的生死全靠这些黄金了。”
  说完张扬帆便转身离开,在这李府处处都是人,而自己这个秘密又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不得已来到一间无人的柴房。
  检查一遍确定没人后这才从兑换商城兑换了那瓶洗髓液。
  当这蓝色瓶子拿到手中时张扬帆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这可是一百两黄金一瓶啊。
  不再犹豫,打开瓶子将里面药剂一饮而下,不多时身体变得有些燥热起来,甚至能看到升腾而起的气息。
  可还没等张扬帆仔细感受这药剂带给自己的不同,就感觉全身骨骼疼痛起来。
  起初只是隐隐作痛,逐渐变成刺痛,并且持续疼痛升级。
  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张扬帆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此时疼痛已经难以忍受,更是不可能站立。
  张扬帆坐在地上努力抵抗着疼痛,突然全身犹如被闪电击中一般,那股疼到几乎要晕厥过去痛苦传遍全身。
  “啊~”张扬帆竟控制不住大喊起来。
  好在这附近没人,不然张扬帆此时的状态就会被人看见。
  “热,好热。”张扬帆此时浑身像在沸水中煮一样,浑身通红,并有热气从体内散发出来。
  疼痛与灼热感很快让张扬帆陷入了昏迷之中,再次醒来发现天已经黑了,此时身上还有些滚烫,好在疼痛感已经消失不见。
  张扬帆起来检查了下身体,发现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自己有什么变化。
  “这洗髓液当真强大,服用后就好像身体被重新改造了一次,尤其是骨骼的变化。”
  随后捡起旁边手腕粗细的木棍,他有一种直觉,他感觉一掌就能劈断,事实也得却如此,一掌下去木棍断成两截。
  瞬间惊喜与激动同时出现在脸上,这不正是他一直想要的力量吗,多少次危险都只能让鬼仆出手,在他心里他更希望他能用自己的双手去保护李幼怡,如今他终于有这个机会了。
  激动的又尝试了几次,发现这种烧火的木棍没有什么难度,于是就想看看极限到底是多少。
  出了柴房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为了更快的测试一下自身的力量他想到了后院的一颗松树,这松树足有人大腿般粗壮。
  平常人别说弄断他,就是想让他晃动起来都得费一把子力气。
  来到松树前,张扬帆一拳轰出。